加入
我们
投稿
反馈
评论 返回
顶部

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生活语文 ——写作——示范:初 夏

2019-05-11 12:40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早年的初夏基本上是在学校的忙碌中度过的。但不能说完全没有印象。

那时节闹饥荒,总是饥肠辘辘。因而首先关注的不是美景,而是能够充饥的大麦了,在小麦尚未成熟之前,大麦先熟,麦仁汤清凉滑爽,大麦面馍馍,虽然皮肤略黑,但吃了大半年玉米红薯的肠胃,一旦有大麦吃,怎么着也要比粗糙的苞米要绵软顺口许多。享用大麦盛宴就像是在春节到来之前,先来个小年那样让人充满欣喜与希冀。正因此,对大麦我们多了一些关注,多了一份喜爱。连片的大麦地,仿佛一副淡青色的绸缎在月光下闪烁着光泽。微风吹来,阵阵涟漪翻滚着向远方退去,有时风向一转,也会有朝着小径上踽踽而行的人漫过来,淹没了道路,让你感觉到仿佛置身海洋之中。

它的麦芒,修长柔弱,极像女孩子俊眼上的修眉

大麦穗一律低垂着,非常低调,不像油菜花那样张扬,那样空开尊口随便许愿。它颗粒饱满,更惹人怜的是它的麦芒,修长柔弱,极像女孩子俊眼上的修眉。大麦的谦和引来许多顽皮的飞蛾与小虫,它们噼噼啪啪的响着,在麦棵上飞飞停停,此时正是野鸟抚育时节,浓密的麦丛里不时有野鸡,鹌鹑,秃鷢鷢扑鲁飞起,翅膀几乎擦着麦浪,它飞不了多远又会在行人离开后迅速返回。无边的麦浪之中,时常有一棵两棵桑树或柿子树矗立,迎风摇曳,就像巨大的搅拌器将果香与麦香搅拌一起,诱惑的人到树下清一块领地,把草帽真在头下,去周府一游。外面热浪滚滚,树下却凉风嗖嗖。

大麦收割完毕,五谷神用他的排刷,蘸了一些太阳的染料,涂染在深绿色的连片的麦田上,于是杏子黄了,南瓜的花朵黄了,小麦也羞答答地黄了。

“蒜黄算割”不知疲倦地从西山飞到东山,从塬下飞到塬上,告诉人们算黄算割(变黄边割)那声音是极其凄惨的,是焦灼万分的。

这是庄稼人都知道的一个悲惨的故事:一个农夫为了挣几个钱,去塬下当麦客。当他风风火火赶回塬上自家地里准备收割时,却发觉他的麦子因为熟透而全落到地里面,他急火攻心死去了,但善良的他阴魂不散,化成鸟每到麦收季节,就不厌其烦地提醒人们算黄算割。

麦客的命运是悲惨的,他们既要抽空下苦力挣点钱,还担心误了自己收割

听到这鸟急切的呼唤,庄稼人都紧张万分。毕竟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料,为了这一料庄稼,他们汗滴禾下土,黄牛一般将太阳从东山背到西山。早晨雾气笼罩在无边麦田里,鸡未叫,狗不咬,麦地里已经闪现着他们忙碌的身影。搭镰,扎捆,搬运,一切都要赶在太阳喷吐热气之前结束。否则经太阳一晒,噌噌噌的暴响声中,一颗颗麦粒就会掉落田间而无法回收。

麦子运回来啦,人们又像是摊煎饼那样一圈又一圈,有里向外将麦子摊放在场院里。太阳出来了,地上的湿气渐渐退后到墙根、大树下,本来是精神抖擞的花草,此时像是挨批斗的坏分子个个都低下头,蔫里巴几的。原本蜷缩在一起的等着热气挤干他的水分。

在太阳的烘烤之下,麦秆伸展腰身,蓬松起来了,弹跳起来,你推搡我拥挤,热哄哄地烦躁地翻身,总想给自己留出喘息的空间。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,饱满的颗粒如同一个个赤裸的小孩,急匆匆地从包裹它的麦穗中蹦跶出来玩耍,散的到处都是。还有一些颗粒大概是麦子中的女子,缠缠绵绵地就是不肯出来,任你树上的蝉喊哑了嗓子。农人等得不耐烦了赶着石磙子,赶着牲口,走在铺开的麦子上面,硬是将他们挤压出来。

农人等得不耐烦了赶着石磙子,赶着牲口,走在铺开的麦子上面,硬是将他们挤压出来。

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用杈将麦秸收起来,堆成妇人家的发髻模样,圆圆的,矮矮的,像大地上突然冒出来的蘑菇(又像是背靠墙壁蹲踞守院的黄犬。当然也有高大的那种,黄灿灿的麦秸越堆越高像小山一般。“稻谷堆得圆又圆,社员堆稻上了天,撕块白云擦擦汗,就着太阳吸袋烟。”我想稻谷生于南方,烂泥潭一般的地面是无法堆放如此高的稻谷。这是吹牛。但麦秸是可以这么堆放的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